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臺北醫學大學校史館
歡迎光臨臺北醫學大學校史館
第二個十年

穩中求進

 

發展二個19711980

 

 

前言

 

北醫創校十年來,從荒煙蔓草的花田與沼澤荒地逐漸建設而具規模,但1970年代起,部分於創校初期因特殊狀況入學學生的學籍合法問題,引起司法單位的調查,由於影響人事頗鉅,著實阻礙了學校發展的腳步。董事會胡水旺董事長、章榮熙常務董事,徐銀格常務董事、郭宗煥常務董事及徐千田院長等因學籍案影響,先後從學校行政工作退下。北醫前十年以創校董事親身擔任學校火車頭,推動校務前進的階段因而在此暫告休止,此後董事會便邀請黃金江教授、謝孟雄教授、江萬煊教授等,於學術研究與行政管理有豐富經驗的學者擔任院長,協助北醫從學籍案的走出。

在此時期,受到學籍案審理的影響,胡水旺董事長與徐千田院長均暫停校務工作,由吳火獅董事代理董事長(代理時間為:197010月至1973年4月),詹湧泉教授代理院長(代理時間為:1970年10月至1972年2月)。吳代董事長與詹代理院長雖然任期不長,但期間維持校內各項業務正常運作,及持續推動附設醫院興建與牙科門診部等重大工程的進行,對於穩定校務發揮極大

此後,徐千田院長於1972年元月短期復職,19738月,董事會禮聘黃金江教授正式擔任北醫第二任院長,197811月禮聘謝孟雄教授擔任 第三任院長。在此十年間,北醫受限於財務困窘與人事更迭等問題,無法如創校前十年般突飛猛進,然在全校師生努力下,仍在快速進展的高等教育環境中,保持競爭力,為國內醫療環境訓練出學生。

吳火獅代理董事長(左)。詹湧泉代理院長(右)

 

 

推動研究

 

教學與研究是大學教育發展相當重要的一環,為了鼓勵研究,提升教學環境品質,學校有項重要政策推動:

《北醫學報》復刊

1970年,徐千田院長請出版組排除萬難,將196910月創刊的北醫學術期刊《北醫學報》復刊,這份學術刊物自首期發行後,即因種種因素直至1970年止均未能再出刊。考量該學報為校內師生學術研究論文之重要發表機構,1970810第二卷第一期正式出版,之後儘管北醫財務吃緊,《北醫學報》仍持續發刊,直至1999英文的《New Taipei Journal of Medicine出版取而代之。

創立「北醫學會」

除靜態的刊物,黃金江院長也於19772月27日創立「北醫學會」,嘗試以動態的互動,邀請師生共聚一堂發表學術論文與討論,以帶動研 究風氣,這場學術研討會獲得校內師生高度肯定。此後並定期於校慶時舉辦,邀請的對象從校內師生、台灣地區校友,擴及到校外學者與海外校友。自1977年黃金江院長創辦起至1983年謝孟雄院長卸任止,共持續舉行六次研討會,成為醫發展中期相當受矚目的年度學術盛會

北醫學會第二屆學術演講會封面(左)與北醫學報(右)

 

改善教學環境

 

硬體

1964年創校初期規劃的建築群陸續完工後,近十年的時間,校內沒有新的建築物落成,然隨著學生人數持續增加,教學研究的空間需求也日益成長,為了避免硬體阻礙教學與研究的進展,學校規劃興建了第二教學大樓(今之口腔醫學大樓)。19756月落成啟用,完成之初供圖書館、護理學系、醫技學系、牙醫學系及行政單使用。

1978年謝孟雄院長上任,鑑於學生沒有室內活動場,圖書館也受限於空間狹窄無法增加藏書,因此積極推動新建物的興建,計畫興建的有:圖書館大樓與研究大樓。因經費不足,1981年謝院長向教育部申請協助,獲得補助兩千八百萬元,配合校內的自籌款,於1983年完成地上四層,地下一層的圖書館大樓(今之杏

積極籌設新的學系與研究所

1970 年代台灣社會快速成長,醫療體系擴大,為了配合醫療環境的改變,醫學各項環節都有逐漸專業化的需求,因此1978年,北醫向教育部提出保健營養學系、醫院管理學系、復健醫學系、夜間部醫事技術學系等四個新系設立的申請。其中,保健營養學系獲准新設,於1979年(68學年度)開始招生。

第二教學大樓(今口腔醫學大樓)

 

見實習教改善

北醫建校十餘年附設醫院遲遲未能建設,長期以來學生見實習場地需仰靠臺北市內外及附近縣市的各大軍醫院及各省市立醫院與著名私立醫院協助。這些醫院雖然開放名額供學生見實習,但實際的教學品質與管理卻參差不齊,十餘年來發生多次溝通問題,造成學生、醫院與學校的困擾,也使學生學習效果不佳。19735月,醫科學生會進行年度Clerk意見調查,向學校與同學提出了幾項建議,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即為「學校多與各實習醫院聯繫」,文中特別指出各見實習醫院表示,學校對學生見實習的態度不夠積極,常以公文交代,未能與主動至醫院探求法改善學生教學質。

為了解決這一現象,學校於1976年與仁濟醫院簽訂合約,以新建三百床的仁濟醫院為北醫教學醫院,增加學生的實習與受訓機會,間接增加 師資與教學場所,且透過緊密的合作關係,適切學生狀況

針對其它各醫院實習問題,黃金江院長開創校十四年首例,於1974211起巡迴訪問北區各實習醫院,巡迴人員包括院長、教務、訓導與各系主管,除了到實習院所召開座談會以瞭解學生實習情形與生活外,也加強與各實習醫院間的聯繫,擔任學生與見實習醫院間的溝通橋樑。這項見實習訪視立即受到學生高度肯定,考量每年實習學生均不同,自此訪視成為學校重要例行工作。訪視對象也擴及藥學系實習單位,訪視地點從北區橫跨至中南部,乃至花東地區。

謝孟雄院長(右)拜訪馬偕醫院,關心學生見習狀況

 

附設醫院與牙科門診部

 

附設醫院大樓完工啟用

作為一所醫療教育機構,附設醫院之建立自創校以來即是學校既定的政策,19632月發行的「北醫簡介」,即已將附設醫院之組織列於其中。創校之初,附設醫院原訂設立於吳興街校區內,以利教學實習相輔相成,但當時吳興街尚屬窮鄉僻壤,距離市區太遠,求診者必須長途跋 涉,因此多次尋覓市區內的土地或尋求地方政府合作開發。

曾經列入考量的方案包括:購買光復路台灣電視公司附近土地;購買陸軍八零一醫院舊址;與三重市合作開發縣立醫院,以及與市立仁愛醫 院、中興醫院技術合作等,均因資金的缺乏與政府規劃等因素未能成局。1968年,董事會考量學生實習需求日益迫切,且吳興街一帶發展快速,人口大量成長使醫療市場擴大,便決議於校區內動興建院。

196862附設醫院舉行動土典禮,由於經費問題與學籍案發生暫時延擱,1970在吳火獅代理董事長全力推動下,11月董事會再度通過興 建計畫,隔年421日開工,歷時五年,於19766月成立,聘請台大醫院泌尿科主任江萬煊教授擔任首任院長,北醫直至此時方才擁有自己的 醫院

附設醫院開工照

 

牙科診部

19702月,東京齒科大學依照姊妹校交換教授計畫,選派竹內光春教授來台擔任為期三個月口腔衛生學講座教授,他曾強烈建議,唯有牙科門診部成立,方才能加速北醫牙科之臨床教育。由於附設醫院興建困難尚多,為了讓牙科學生能夠儘快順利擁有實習場地,1972年在董事會的協助下,代理院長詹湧泉與牙科呂清寬主任共同籌備牙科門診部,地點位於信義路二段一五三號之五。1971年9月30開幕,成為北醫第一個外設的門診部,首屆實習醫師共十二名,翌年增為十六名,第三年十四名,總計牙科門診部共開放兩年又十個月,此中曾接受完整實習訓練者共有三

學校自行設立牙科門診部門有重要的意義,主要是因為它能配合教學進展的分科制,1970年,全台灣公立醫院的牙科部門裡,除了三總、 台大有詳細的分科外,其餘幾乎只有一兩個部門同時處理所有口腔內、外科,補綴和贗復、矯正科病例。如此的安排對於學生實習並無好處,無法漸進學時。此外,有些醫院設備簡陋或礙於器材缺乏和專科人才不足,使得許多實習學生無法利學習

然而這所期待中的牙科門診部,卻在經營的過程中逐漸發生問題,首要的問題在於許多牙科醫師在外開業,造成病患流失,再者門診部的收支長期不平衡(第一年虧損八十四萬,第二年虧損四十四萬,第三年虧損五十七萬),對於原本就財力吃緊的北醫而言不啻為沈重的負擔,因 此,經過三年的經營後,在1974628召開的第四屆第五次董事會中,由魏火曜董事提出辦牙科門診部的臨時動議,經過表決通過。北醫即於731以前事項。

牙科門診部一景,中間診療椅旁的執業醫生是前任董事長李祖德,窗邊站立者為朱鎮東老師

 

結語

 

19711980年間,教育部對於私校的補助尚少,因此相對於政府挹注財務的公立大學與部分由企業投資的私立學校,北醫的財務問題一直是學校快速發展的障礙。在這段時期,隨著學校日益成長,營運的成本也逐漸上升,所以,如何有效運用有限資源,提振員工工作效率等,即成此一階的重要作。

此時學校主要的財務負擔在於興建附設醫院與第二教學大樓(今之口腔醫學大樓)的費用、附設醫院營運初期虧損、人事增加造成教師與行政人員的人事費用提高,以及行政管理缺失的浪費等。

學校財務的最大額支出是附設醫院興建與營運的費用。附設醫院於1971年動工,76年啟用,期間為籌措工程款以及內部設施費用,董事會向銀行借貸款項高達八千八百萬之多,原預定醫院啟用後每一年均可以結餘,但因醫院成立營運不久,應設設備尚未齊全,收支無法平衡,造成工程款的借貸利息與營運後的虧損持續增加,根據1980531的院務會議紀錄所載,學校於1979年(67學年度)就償還一千多萬利息,實是財務的沈重負擔。由於借貸是以董事們私人名義負連帶保證的責任,為了有效運用經費,董事們開會決議學校收入全部解繳董事會,學校的支出由董事會撥款。

如此龐大的財務負擔使得董事會早在1974年的會議中,即對學校經費開支多所檢討,特別是將重心放在學校人事與行政庶務的費用。其中,人事費用佔學校全年支出百分之六十以上,成為此時期討論的焦點。董事會特別針對學校人力資源配置多次開會討論,要求學校根據教職員編 制員額聘用人員,並就專兼任教師聘任,及教師是否充分執行應負擔之教學時數等問題提出建議。撙節人事費用與校務、教學品質的提升,此兩者往往成為董事會與學校折衝協調的重要項

私人興學財力本就有所限制,負責為學校籌款工作的董事會,又因沈重的利息帶來強大的壓力,為了償還鉅額貸款,學校的整體發展受到限制,每年學生所繳的學費用之於學生教育的金額下降,造成學生、學校與董事會間的關係逐漸緊張。而各董事間也漸對學校經費開支的項目與支應的方式有不同意見,加上種種私人因素產生爭執,1979年第五屆董事會期滿以後,便一直無法改選,教育部經協調無效後,於1981年1月5日裁定解散,北醫也走入一個風起雲湧的時代。

興建中的附設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