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臺北醫學大學校史館
歡迎光臨臺北醫學大學校史館
第一個十年

百事待舉

北醫發展中的第一個十年(19601970

【創校之初的北醫一片空曠,雖然沒有大型建物,卻給學子一個活動的大空間】

前言

     本校創辦時,校地盡是一片荒蕪的水田,附近一帶人煙稀少,交通也非常不便,可說是窮鄉僻壤。學校建築方面,在1960年第一屆新生入學時,也只有幾棟簡陋的鋁質平房,在一切設備儀器亦欠乏的艱困環境下,仍能力爭上游。尤其建校後前五年,在董事會、院長的擘化領導及教職員與全校師生乃至家長會的努力和支持下,彼此同舟共濟,不論在建築及教學設備上,年年增建擴充,在經營口碑上,有目共睹。在建校的第四年,已經在大專聯考中的錄取分數,成為私立院校的首位,更能百分之百考取「美國國外醫學研究生教育會」舉辦的留美外國醫學研究生資格檢定考試(Educational Council for Foreign Medical Graduates),為私人興學創下了良好的典範。

 

硬體建設

本校的創立是經創校董事們的奔走,一開始並不順利,初期周旋在教育部與購置校地的一波三折中,幸經相關人士協助,終於突破重重困難,獲得建校許可。但是,接下來更艱辛的工作更是百事待舉,畢竟興建一座醫學院,而且是以私人興學的方式,其背後又無雄厚財團資助,可以想見考驗才真的開始,隨之而來所要面臨亟待解決的重大問題,即是校內的基礎建設。建校初期,僅有臨時辦公室、鋼筋混凝土三層大樓的共同科教室A棟及B棟,A棟教室有教室三間、圖書室、衛生室、化學實驗室。B棟教室有教室二間、生物實驗室、生理實驗室。但是,在北醫董事及徐千田院長和教職員們的帶領下,年年都有新興建設,從形態學大樓到實驗大樓,乃至教學大樓的陸續完成,在短短四年間已完成作為醫學院應具備教學與研究的基礎建設,以致當教育部當局蒞校考察本校建設時,迭獲好評。

本校建校後的第一個十年,可以說是從慘淡經營到成果豐碩,在硬體建設方面,前五年是注重在基礎醫學設備方面,在董事會與徐千田院長的奔走經營下,一切基礎建設均在前五年已達到作為醫學院應有的相當規模。後五年的建設,則以教學的附設醫院之籌設最為重要。

【校園一景,圖中兩棟三層建物為早期生化藥學教室】

 

 

移山填土工程

本校校地原為一片稻田,建校之初,董事會方面曾頗費一番苦心,先是解決校園整地的填土問題。195911月間,董事會利用中華商場剩餘土方,經多方接洽載運到校開始填土,後來購得一批後墓地山區,便改用輕便鐵道車運土填土,但當時本校校地共約二萬三千坪,平均填高六十公分,則其土方數量甚為驚人,遂於次年在後面拇指山腳,購地一千餘坪,借用開山機,挖土運到校址。196110月間另改用軍工機械作業填土,期間遭遇困難重重,時輟時作。直到與台灣省政府軍工協建處訂立正式合約後,填土作業方上軌道,整個填土工程於1963年的10月始告完成,負責該項施工的第一軍團工兵指揮部所屬施工部隊,至9月5日撤離本校。整個填土作業,整整歷經四年的光景。為擴充本校校地,於1966年9月,又在本校右邊毗連處增購長方形土地一塊,計兩千一百坪。

 

【創校之初校園旁緊鄰的民房,由此可見三張犁的農村風貌】

 

形態學大樓(第一實驗大樓)

本校作為醫學院校,自創辦以來,最感苦惱及棘手的問題,便是缺乏人體可供解剖實習,只得向臺大醫學院和國防醫學院借用。但是,自從形態學大樓蓋建以後,由於設備的新穎及設計的用心,改變了此一長年的窘境。

形態學大樓以前是一塊水池,由吳明修建築師規劃,在1962年8月底竣工落成,10月啟用,計耗資一百餘萬元。該建築物的完成,不僅是北醫教學研究的最重要建築,同時堪稱為台灣各醫學府中最大最完善的形態學大樓,歷來為蒞校參訪者讚不絕口,奠立北醫邁向進修學習的穩固基礎。

形態學大樓為二層鋼筋水泥工程,佔地三百建坪,總建坪為六百坪。就整體配置而言,第一層計有階梯式教室一間(在左邊可容納一百六十人),標本室一間,解剖學準備室、暗室各一間,解剖學實驗室一間(在右側計有解剖台十六台),淋浴及鍋爐設備,屍體儲藏室(可容六十具屍體),屍體處理室及管理室各一間,尚有男女廁所共三間。二樓上有切片工作室一間,教師研究室三間,教材準備室一間,組織及病理共用實習教室一大間(計有實驗台二十台),儲藏室一間(可儲納六百餘台顯微鏡),顯微鏡儲藏室一間,管理室一間。

形態學大樓正式啟用後,第一批解剖的無語良師四具在196212月送至。由於解剖館設備的新穎與齊全,常為各級法院檢察官、刑警大隊法醫參觀,甚至作為官方解剖遺體借用之處,翌年年底已增至四十四體,就當時解剖用屍體的儲藏量而言,已是全國醫藥學院之冠。

本校如今雖然新蓋了教研大樓、綜合大樓,但是形態學大樓、教學大樓至今仍屹立在本校,成為本校歷史最悠久的實驗教學研究大樓,從其外形上看來,不僅充分表現二十世紀文明的時代精神,同時也寓有東方色彩之傳統建築手法。遠看上去,它以明朗、簡樸、淡雅而富有學術氣氛,正代表本校「誠樸」的校訓與精神。

【形態學大樓】

 

實驗大樓(第二實驗大樓)

本校生化、細菌、藥理大樓的工程建設,在196211月得到台灣省教育建設基金管理委員會核定貸款一百萬元而著手興建。這是本校建校以來第一次得到政府貸款補助,用以興建接鄰甫經落成的形態學大樓之生化、細菌、藥理大樓,也是當時全省私立學校中得到貸款額度最高的學校。

實驗大樓經過長期規劃參觀與蒐集各醫學院實驗設備,1964415正式開工,翌年4月8日完成,以供各科系實驗之用。實驗大樓建築總面積有一千三百餘坪,由三棟建築物所構成,左翼是正方形的學生實驗室,右翼是各實驗準備室及研究室,夾在中間是五層高的梯塔,附有電梯一所。

第二實驗大樓是由兩棟主建築物和一附屬建築物所構成,主建築物一是學生實驗室大樓居左,接近形態學大樓,一是實驗準備及研究室大樓居右,中間是包括樓梯、升降機及廁所、水塔等設備的五層高樓。按層數來言,第一層是生理學和藥理學二科的實驗室和準備研究室,第二層是細菌學和寄生蟲學二科,第三層是生物化學和有機化學兩科。

這一棟三層樓房係連接現有形態學大樓的顯微鏡儲藏室,與形態學大樓垂直,各層包括一個實驗室及附屬房屋,可供生理、藥理、細菌、寄生蟲、生化及有機化學六學科共同使用。

【實驗室】

 

教學大樓(又稱第一大樓)

教學大樓於196351正式開工,1220日完工。初期建設時稱為「教室中心大樓」。該大樓為鋼筋混凝土構造之三層大樓,佔地面積約四百三十九坪,總建築面積一千三百二十一坪。共有階梯教室十四大間,男女廁所各六間。惟其二樓三間,暫充為各處室辦公之用,各教室計有容一百六十座位教室六間,容一百九十座位教室八間,其中有六間將有視聽教育之完善設備。此一教室中心大樓成為本校所有教學上課之中心。

教學大樓在主構造體完成之後,第一層四間的階梯教室即於52學年度9月開學啟用,年底正式建設完成,全棟建築正式啟用。教學大樓兩側大牆面原先規劃浮雕壁畫設計,敦請名雕刻家楊英風先生設計製作,一面是有關醫藥科學意義的浮雕,另一面將為有關綜合文化意義的浮雕,象徵專業的醫學與人文的精神結合的深意,可惜後來因故未能完成。

以上四項主要建築或建設,係本校創校最核心重要的建築工程。當然,其他如腳踏車棚、籃網球場、舊校門及校門水泥牆、倉庫及員工宿舍、校園圍牆、福利社與可容納四、五百人共餐的餐廳等等,也都是創校後陸續建設完成,它們都是老北醫人的共同回憶,如今皆已拆除或重建,使得遺留下來的教學大學、形態學大樓、實驗大樓等在本校的歷史建築保存上,顯得更彌足珍貴。

【教學大樓】

 

 

系所發展

醫牙藥三系時期

本校創校初期發展重點僅有醫牙藥三系,第四年(52學年度)增設了藥學系夜間部及五年制護理助產專修科,第六年(54學年度)又增設醫學技術專修科,學生人數由初期的一百八十三人到第十年(58學年度)的兩千八百四十五人(根據註冊人數),十年間學生人數增加了十五倍多。

醫學系初期稱為「醫科」,在1 73年3月1日起才正式將「醫科」更名為「醫學系」。 截至1973年,醫學系專任師資共五十四名,其中教授十名、副教授六名、講師十二名、助教二十名,技士十一人,技佐一人,技工一人。醫科下設解剖、生化、生理、寄生蟲、微生物、藥理、公共衛生、病理等八科,初期的系主任歷經王耀東博士(藥理學專家)、蕭柳青博士(診斷學、小兒科學專長)等人。

牙醫學系則有專任教授四位、講師一位、助教兩位,兼任教授四位、副教授一位,教授基礎牙醫學如口腔解剖學、口腔組織學、口腔病理學、牙科器材學、牙科藥物學、牙體形態學等。尚有牙科門診部主任兼主治醫師三位,負擔牙科專門臨床學科。牙醫學系的發展過程中值得注意的是本校於1969 417與東京齒科大學締結姊妹校,這是本校與外國大學結成姊妹校的鎬矢。

藥學系有關專門科目的教育,均各有專任教授擔任,專任師資有徐型堅、楊藏雄教授等八位,負責藥理學、生理學、生化學、公共衛生學等專門學科。另聘有兼任藥學博士許鴻源教授、理學博士姜宏哲教授、醫學博士葉昭渠教授等教導藥用植物學、藥用物理化學、藥劑學、調劑學、製藥工程、藥事行政、食品化學、毒物化學等學科。

【東京齒科大學與北醫締結姊妹校紀念座】

 

增設夜間部及專修科

本校創辦第四年有幾項重大發展變革,其一是實驗大樓的興建,其二是增設藥學系夜間部及五年制護理專修科,其三是新聘教員六十八人(兼任教授二十二人,專任副教授一人,兼任副教授十二人,專任講師三人,專任助理二十四人,兼任助教三人),根據52學年度人事室的調查,本校新舊教員,計專任者九十三位,兼任一百一十八位,共兩百一十一員(包括夜間部),在53學年度的專兼任教職員增為兩百九十二人。從這三件的重大變革看來,北醫邁入一個穩健發展時期,學生來源、師資及教學研究建設漸步入軌道,初期的董事及院長和教職員,實功不可沒。

   

【早年北醫的男生宿舍】

 

第一批的實習醫生與畢業生

    52學年度醫科四年級開始本校第一次的臨床實習,本校將醫科四年級生分為十六小組,分別派往省立台北醫院、市立台北醫院、空軍總醫院,輪流實習內、外、兒、皮膚、眼科及物療科。這年的7、8月暑假開始,醫牙二系的六年級學生第一次住院實習,為期十個月,分發名單醫科與牙醫學系合計一百四十六名。當時經由院長及實習醫生輔導委員會奔走,接洽實習醫院,獲得榮民總醫院、陸軍801總醫院慨允本校學生實習,其他尚有空軍總醫院、省立台北醫院、省立基隆醫院、市立台北醫院、馬偕紀念醫院、鐵路醫院等,這些首批準醫生共一百零九名。同時,這一批實習醫師在工作繁忙中,尚能刻苦用功,並參加「美國國外醫學研究生教育會」舉辦的留美外國醫學研究生資格檢定考試(Educational Council for Foreign Medical Graduates),本校報考者有十五人,全部錄取,創下百分之百的及格率。

    建校第六個年度,醫科、牙醫學系有了第一批畢業生(1966年6月),他們是本校創校最初入學的學生,不禁令人回想當時的學校,滿目荒涼,誰也不敢想像六年後已是高樓並立、平廣大道、校園幽美,儀器設備亦相當充實。這一切的回憶,在第一屆醫、牙二系的畢業生,特別百感交集,也象徵著北醫從一無所有,已經邁入到新的光明發展階段。

    本校首屆藥學系畢業生是於1964年畢業,當時對於應授予何種學位,曾經引起熱烈討論。經本校藥學系主任及教授們的建議,呈請教育部,以「藥學士學位」取代過去台灣各醫學院藥學系學生畢業時一律授予的「理學士學位」,教育部「准予照辦」。故本校藥學系是國內第一批有「藥學士學位」的畢業生。

    前幾屆的藥學系畢業生的表現亦可圈可點,1966年藥學系第三屆畢業生,為協助母校之建設,並獎掖後進,共同發起「藥友百萬基金運動」。另外,自1968年7月起,考選部就各大專院校藥學系畢業生一體舉行檢覈考試,本校藥學系畢業生參加面試者一百八十餘名,只有二十六名未及格,成績輝煌。又,藥學系第一屆畢業生陳增福考取台灣大學醫學院藥理學研究所,取得碩士,並在1973年3月2日通過教育部博士考試,成為台灣第一位由國家頒授的藥理學博士。

 

【藥學系第一屆畢業典禮】

 

各科系的第一個學會

醫牙藥三系分別在建校第四年以後,陸續成立自己科系的學會,以下介紹當時醫學系的「北醫醫學會」、牙醫系的「口腔醫學會」及藥學系的「北醫自然學會」。

■ 北醫醫學會(Medical Student Association)的籌組與成立

本校醫科學生為促進學術研究風氣,並加強同學聯誼活動,遂積極籌組「北醫醫學會」。籌備會於1964年1月11日在形態學大樓正式成立,由科主任王耀東教授召開,與會有各年級幹事及熱心同學三十餘人,會中選出各醫學生籌備委員五人,負責人為陳惠亭同學,並在青年節成立。

■ 口腔醫學會

牙醫系在1965年6月14日成立「口腔醫學會」,目的在於激發全校牙醫系同學傾心致力於牙科醫學的發展,共同為改變牙醫界之頹墮風氣並促進國人口腔衛生健康而奮進,首任總幹事為鍾安狄同學。

■ 從「北醫自然學會」(1964年)到「北醫藥學會」 (1970年)

藥學系有「北醫自然學會」,《北醫校訊》第十九至二十一期有詳盡的報導,當時徐千田院長在致詞時說:「『北醫自然會』的創建,更使北醫藥學系的研究工作有系統、有計畫的進展,立下了永遠的研究基礎,造成良好的研究風氣。」足見「北醫自然會」在創校之初對藥學系的重要性與貢獻。此外,藥學系師生在「北醫自然會」的基礎下,乃於1970年6月成立「北醫藥學會」以進一步加強藥學研究,砥礪學行,發揚團結互助精神。

【1964年3月29日,醫科學生會成立大會暨第一次學術討論會於教學大樓前合影】

 

校友會的成立

    北醫創校後的第一個十年,成績輝煌,畢業人數及傑出校友也漸在各社會上嶄露頭角,校友會的成立時機已經成熟。1970年6月1日,來自台北市和全省各地數以百計的北醫歷屆畢業生,借本校十週年校慶之夕,在台北市中山堂光復廳舉行了一次象徵大團結的盛會,並宣佈北醫校友會正式成立。當天出席籌備會者有徐千田院長、甲凱訓導主任、各科系主任、市府社會局官員、在校學生和校友約三百人。會中由李宏信校友報告籌備經過,並投票選出首屆幹事,計有洪丁興等十五位校友當選為幹事,王以仁等五位為候補幹事。再由第一次幹事會推定黃昭彥為總幹事,劉世智負責總務,江文彥負責文書,林正智負責出版,林嘉男負責康樂,洪丁興負責服務。

【北醫校訊第九十八號報導校友會成立】

 

結語

    本校的創辦核心人物是胡水旺醫師,創辦初衷係受杜聰明博士所影響,並在杜聰明博士南下創辦高雄醫學院後,念念不忘要在台北創立「北醫」,以延續日本殖民時代的「台北醫專」精神。換言之,北醫與高醫二所學校的創辦核心人物,都有台北醫專的背景及精神。北醫創立後,臺灣南北兩個私立醫學院,彷如難兄難弟,情同手足,例如北醫創校後的每屆畢業生的畢業旅行,一定造訪高醫,而杜聰明院長必親率師生歡迎本校師生,二校彷如兄弟般的情誼,由此可見一斑。

    本校完全由醫藥界人士捐資創設,前五年(1960∼1965)可以說是最困苦的艱難時期,而且幾乎所有的基礎建設也都完成於這五年之間。回首來時日,無論是一塊土地、一棟房子、一本書、一根玻璃管,以及一切儀器設備,無一不一點一滴由私人捐資興建購置起來的。在創校後的前五年間,每逢雨天,走進寸步難行之大門,直到後棟實驗室形成一長條泥濘不堪羊腸小道;再者,由於學生人數不多,多項建設亦必須推動,故校務經費始終入不敷出,董事會光為「錢」事便傷透腦筋。但是,創校僅五年所取得的成果卻成就斐然。首先,泥濘不堪的羊腸小道在建校第四年,成為寬闊的雙線柏油花園大道,使得一進北醫大門,大有氣象萬千之慨。此外,北醫從歷年招生的不斷增加,年年擴建教學與研究的基礎建設,又增設藥學系夜間部及護理五專,獲得民間好感,同時也得到教育部官員的佳評,這時候的北醫董事會與院長、教職員和師生情感,彷如生命共同體一般,同心協力,才能締造作為私人興學的辦學成效。我們可以引用1963年12月教育部三位督學蒞校視察時所做的評論:「一、我們今天詳細視察了貴學院各項建設,進步甚快,且各項建築新型而堅固美觀,儀器設備亦頗充實,真令人覺得欽佩。……二、近來各私立院校,常發生糾紛,惟貴學院董事會以及各同事間,始終都能和衷共濟,非常難得,象徵著貴學院今後一定進步無量。」

    上述教育部官員的稱許,並非溢美之詞,這可從以下的事例得到證明:即本校創校第四年開始,在53學年度的大專聯考及北區五專聯招中的錄取分數,成為私立院校中的首位,各科系共錄取兩百四十八名(醫科九十九名,牙醫學系五十名,藥學系九十九名),此後一直高居首位。這樣的創校成果,實應歸功創校董事們、家長會及院長和所有教職員工、畢業校友的努力所致。

【第一屆同學大合照】